过度“被需要”不是价值,而是讨好与控制

发布时间:2019-03-03 230评论 13575阅读
文章封面
作者公号:冰千里(bingqianli520)
首发公号:心乐土(xinletu-love)


01

?

春节之后,大家又恢复到有规律的生活之中,很多人长舒一口气:


这个年,终于过去了!


和几位朋友聊起来,都有类似想法,每个人奔波于走访拜年、走亲访友、同学聚会中,都在不得不进行一年一度的仪式。


“这完全不是假期,是遭罪!”一位朋友说。

“是呀,平常周末还有点时间。可过年,时间好像不是自己的,真累!”另一位朋友接着说。

“我倒是一个人,可除了吃就是睡,无聊透顶。唯一的收获就是胖了3斤。”有位女士打趣道。

“同意同意,平常嚷着要休息,真休息了觉得像是坐吃等死!”大家七嘴八舌,观点却非常一致。


我也深表认同。


假期我是旅行度过的,按说旅游是放松,可依然有些忙乱,内心并不踏实。


就算我一个人走到了玉林路的尽头,也等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;也去了传说中的小酒馆,酌了几杯;在那个城市一遍又一遍听着赵雷的歌……


但内心始终无法静下来。


直到今天,我坐在工作室突然明白了为何如此,也体会到了那几个朋友的感受。


无法平静的不是过年的忙碌,更不能怪罪假期,而是失去了熟悉的生活模式。


人在一个模式待久了会乏味,而离开则会恐慌,短暂兴奋后,会因陌生而焦虑。


而真正让你焦虑的,是失去了某种价值感。


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,身处怎样的环境,都是有价值的,至少有一种存在感


这种价值或许是获取利润,或许是提供服务,也或许是享受团体的融入。


在其中时会乏味,也很辛苦,但离开久了就不适应,除非再次回到这个模式。



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嚷嚷着不喜欢自己的工作、讨厌自己的伴侣、为孩子的学习闹心,但却做不到辞职、离婚、不管的原因。


因为在其中你是“被需要的”,这种“被需要感”就是需要。


你通过被他人、被家庭、被社会需要来体现价值,觉得自己还是有用的、还是重要的、还是有归属感的。


心理学家罗兰.米勒在《亲密关系》中说:


“正是关系给人带来了归属感,归属需要是人类长期演化的产物,逐渐成为所有人共同的自然倾向。”


我在旅行途中看了一部纪录片《宇宙的奥秘》,讲述的是宇宙的起源与演变,看完十分感慨,心生悲凉。


因为从如此宏观视角去审视地球简直微乎其微,而整个人类史更像是撒哈拉沙漠中的一粒沙,转瞬即逝。


而作为沙土般存在的我们,如何活着才有意义?


我认为很重要的是亲密关系,通过在关系中的“被需要”来实现的。


甚至某种氛围便可实现这种“被需要”的价值感。


比如,我回到工作室,坐在咨询室的沙发上,尽管还是独自一人,但某种熟悉的味道却扑面而来。每个来访就像坐在我面前,如此生动,每本书也都活了,打开电脑的瞬间,心突然静了,这种感受是赵雷的《成都》无法给我的。

这种味道叫“我是被需要的”,这种味道被温尼科特称为“过渡性客体”。


我那几个朋友回到了工作岗位,顿时满血复活,尽管嘴里嘟哝着累,内心的满足却不言而喻,因为那种“被需要”的感受又回来了。


这包含着最基本的安全、熟悉、踏实等诸多体验。


从这个角度而言,人生的意义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“被需要”的感受,一旦被剥夺,人瞬间就会虚空。很多人退休、辞官、破产之后的抑郁皆来自于此。


再比如,老人接送孩子,一旦不让他干,也会精神萎靡,自己不被需要了,没了价值感,就没了活着的奔头,就变得空虚,失去了意义。


02

?

而“被需要”的度把握不好,则很容易演变成过度控制和讨好。


经典日本歌剧电影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讲了这么一个悲惨的故事:


松子的童年是不被需要的,父亲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体弱多病的妹妹,在松子看来自己是不被爱的,是被嫌弃的。


偶然有一次父亲带她去看舞台剧,不苟言笑的父亲居然被台上的小丑逗乐了,松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于是学着小丑的样子扮鬼脸逗父亲开心,父亲被逗笑了,松子感到莫大的满足。


从此,这个可怜的女孩为了得到父亲的关注,经常扮鬼脸,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她才是被需要的。


这个模式延续了她的一生,成人之后的松子为了被别人需要、被爱,变得各种讨好,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尊严和身体。


松子一开始是音乐老师,这也是父亲所喜欢的,后来由于包庇学生,承担了全部错误,得罪校长而被开除。


接下来,松子开启了坎坷凄凉的一生,她遇见过各式各样的爱人,有作家、理发师、混社会的等等,每段恋情松子都充满渴望,全身心地付出。


过度讨好、依附,无条件信任与投入,却换来男友们一次又一次的抛弃与打骂,甚至沦为歌妓,后因误杀一男友锒铛入狱8年。


当一切讨好没有换来渴望的爱,松子暴饮暴食、终日买醉,最终被一群不良少年群殴致死,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。


过度渴望“被需要”的人身上,或多或少都有松子的影子。


有位来访当初为和老公在一起得罪了父母,随老公跋山涉水远嫁他乡,有孩子后便辞了工作,重心全放在他爷俩儿身上。


为了孩子在学校旁边租房子住,中午还去给老公送饭,婆婆家的所有家务也都承包了……可老公却背叛了她,和别的女人相爱了。


这样的悲剧和松子很像。


当一个人的价值最大限度放在另一个人身上,处心积虑地想让别人需要自己的时候,就成了囚徒。


你也许在程度上没有松子和我的来访严重,但很多时候,也正在不自觉地“过度被需要”。


而此时,你要明白:满足一个人是他的需要,还是你的需要。


区别其实很简单,甚至可以直接问对方。当你认为天冷给孩子套上厚厚外套时,可以问问他:“你需要吗?”

我想起了一个笑话:


寒冷的冬天,砍柴人边砍柴边照料一岁的孩子,砍了一会觉得热就把棉袄脱了,为不让孩子也“热坏”,就把孩子棉衣也脱了。


又砍了一会更热了,于是把他和孩子单衣也脱了,后来还是汗流浃背,自己光着膀子继续砍柴,被他脱光衣服的婴儿却活活冻死了。


我并不觉得这多可笑,反而觉得可悲,因为现实中很多父母,就是这个砍柴人。


正在拿自己的需要当孩子的需要,还要冠以爱之名,其实那是通过孩子来满足自己,你是“被需要”的,而并没理解孩子的真实需求。


给孩子报那么多补习班、让他跟你去应酬、逼他去奶奶家、让他多吃肉、让他周末不准外出、让他考前十名……


这是他的需要吗?你或许会说“这都是为他好”。但你问过孩子吗?你嘴里说的“为他好”,他同意吗?


所有不经过别人同意的“为他好”都是自己的需要,都是以爱为名的控制。


让孩子觉得“为他好”就是你的“被需要感”满足了。


通过被孩子需要体现某种价值感,或许这包含:让自己看起来有面子、不让他人耻笑、不被老师点名、完成某种未完成心愿等。


以前看过这么一个小故事,被很多网友称作“感人”:


一对夫妇相濡以沫,每次吃鱼妻子都给丈夫把鱼头留着,而丈夫也会把鱼尾留给妻子,彼此报以感激并吃得很香。


他们互相扶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弥留之际,丈夫含泪告诉老伴这个细节,感谢她多年照料,一直留鱼头给自己,并笑着说“其实,我最喜欢吃的是鱼尾”。


老妇人不禁老泪纵横:这辈子一直把自己最爱吃的鱼头留给丈夫,却不料丈夫最爱的却是鱼尾。


同样的,我也不觉得感人,反倒觉得可悲。



我们总以为自己喜欢的就是对方喜欢的,不管是对爱人还是孩子。


我曾接待过一位成功男性来访,他不明白老婆为何不开心,他每次出国都会给她买最好的化妆品、各类奢侈品,妻子的穿戴比周围任何人都光鲜亮丽。


“难道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吗?我已经把最好的都给了她,房产写的也是她的名字。


我看着这位“大款”,不免一阵心酸。


他通过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把妻子包装成了贵妇人,以为如此对方就该知足、感激,可他忽略了需要的主体。


是为了让妻子光彩照人自己有面子呢,还是对方真喜欢金银珠宝?


和可怜的松子一样,都在用自己认为“被需要”的方式获得满足,恰恰忽略了付出本身正是自己的需要,而不是为了满足别人的真实需求。

?

03


其实,一旦意识到自己的付出、所谓的牺牲、以及不求回报之类都是自己过度“被需要”,就不会那么难受了。


意识到关系中付出的本质是什么,也就不那么执着了。


因为你会对自己过度要求完美,过度承担别人情绪,若因一点瑕疵让对方不开心,还会自怨自艾和内疚。


就像松子,她之所以被嫌弃,是因为她过于背负别人的情绪,总想满足他人,而丢了自己,这种过度被需要,最终别人会因为你的“浓烈之爱”而退避三舍。


凡事物极必反。你可以承担他人一时之痛,却无法承担他一辈子的情绪。


过度照料、过度讨好都是过度控制的变形,那是你的需要,而你的需要就是过度“被需要”。


正如印度著名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所言:


如果偏要把别人拉到你的生活轨迹上,就是强行进入别人的世界,这会在别人的世界里被扯到四分五裂。


如果一个人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重要,他可以活得非常快乐。


作者简介:冰千里,精神动力取向心理咨询师,一个温暖又孤独的老男人,研究亲密关系、书写治疗,接受视频咨询。感兴趣就关注他的公众号吧:冰千里(bingqianli520)



责任编辑:Survival


0

回复

作者头像

冰千里

TA在等你的回复~

(不超过200字)

提交回复
向下加载更多

私信

冰千里一条私信

取消

问题反馈

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娱乐注册 真人百家乐
申博菲律宾太阳城33网登入 申博游戏桌面下载官网 申博太阳城网址 申博在线网上登入
ag真人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 盛618网址 菲律宾太城申博
申博娱乐网 申博娱乐登入 星级百家乐 真钱百家乐
澳门星际赌场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亚洲